当前位置: 主页 > 内幕玄机报 > 内容

热门内容

六合最早开网

时间:2017-05-06 13:10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记者 开可)“国家不可一日无青年,青年不可一日无。”“盖青年者,国家之魂。”李大钊在《“晨钟”之》中,如此大声疾呼青年奋起。百余年后,看今日中国之大地,青年正独领。

  “中国梦是我们的,更是你们青年一代的。”中国梦不是虚的,是实实在在存在于每个青年的奋斗成长中。“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终将在广大青年的接力奋斗中变为现实。”

  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同人民一道拼搏、同祖国一道前进,服务人民、奉献祖国,是当代中国青年的正确方向。”“当代中国青年要有所作为,就必须投身人民的伟大奋斗。同人民一起奋斗,青春才能亮丽;同人民一起前进,青春才能昂扬;同人民一起梦想,青春才能无悔。”习多次定航青年发展航向。

  2013年的五四青年节,习在同优秀青年代表座谈时说:“历史和现实都告诉我们,青年一代有理想、有担当,国家就有前途,民族就有希望,实现我们的发展目标就有源源不断的强大力量。”

  国家的发展和青年的发展从来不是背道而驰,而是同舟共济,同频共振。青年担当是一个号召,着无数青年在前进的道途中挺起胸膛,更像一面旗帜,有它在就能看到希望。

  北纬16.8度,永兴岛,祖国最南端的地级市三沙市人民所在地。永兴岛上有一条不足300米的,叫。每周一和重大节假日,海南省总队三沙市中队哨兵刘周鑫就会护送着五星红旗走过,让国旗伴随着太阳一同升起。“是首都。走在上,就像走在长安街上。”

  岛上高盐、高湿、高温的“三高”气候对于每一名新兵来说都是一种,特别是素有“烤箱”之称的永兴岛上的一号哨更是不好站。头顶的太阳通过大理石地面的折射,360度无死角地烘烤着执勤哨兵。

  刘周鑫有时候会和战友一起在海边往祖国的方向眺望。可是永兴岛距离陆地太远,坐船都需要一晚上,能看见什么呢?打眼望去全是蔚蓝的海水,但就是心里满足啊,“心里有底。”

  北纬53度,这是祖国版图的鸡冠顶端。额尔古纳河和阿巴河在这里交汇,樟子松和白桦树在这里掩映。奇乾就位于这原始森林的腹地。森林总队大兴安岭支队奇乾中队是森林部队唯一一支驻守在原始林腹地,担负着祖国北疆森林防护战略前哨任务的中队。一代又一代的官兵们已经和这95万公顷的原始森林相伴了54年。

  2006年夏天,北部原始林区伊木河发生森林火灾,直接到原始樟子松林和边防连队油库安全。时任中队吴迪带领“突击队”,冒着被倒木砸伤的,在火头必经之地开挖防火隔离带,火线的蔓延。

  要在厚厚的腐殖质层上打开缺口谈何容易?没有大型设备,官兵们只能依靠砍刀。砍刀崩出了豁口、战士震裂、裤脚被荆棘划开刺入肉里……火把鞋底烤化了,塞进一把草穿上再上,风力灭火机油料耗干了,拿起身边的树条再上……

  10个多小时的奋战,火头顶住了,油库保住了,林子安全了。战士们满脸油烟、嘴里叼着干粮倚着树干就睡着了……寂寞的大兴安岭着这些年轻战士们的担当。

  什么是国家?不是护照上那枚入境红章,也不是只存界地图上的雄鸡版图。对于这些年轻的武兵来说,国家就是他们誓言中要守护的责任。当青年把担当融入祖国发展的大动脉,国家前途可期。

  “只有把人生理想融入国家和民族的事业中,才能最终成就一番事业。”“青年时代,选择吃苦也就选择了收获,选择奉献也就选择了。青年时期多经历一点、挫折、,有利于走好一生的。”习这样对青年敦敦,鼓励青年多经历挫折、多吃苦、多磨砺。

  2013年五四青年节前夕,习曾给大学考古文博学院2009级本科团支部全体同学回信,肯定他们立志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奋斗的理想和追求。

  “值,没有付出,这些文物是不下来的。”2003年开始工作,至今已经在考古一线十几年的郭京宁说起这些年的工作感慨万分。考古,对很多人来说是件神秘而且高大上的工作。但是其中的苦和累只有考古人自己心里清楚。野外工作、风餐露宿已经不足以描述考古人的工作状态。

  2004年3月28日,郭京宁清楚地记得这个日期。那天,他去昌平的一个考古现场。结果,沙尘暴来袭,漫天黄沙,两米之外完全看不清人。“工地上所有的人都在找地方沙尘,一片混乱。正好工地旁边有间拆迁遗留下来的小屋子。大家都躲进去,盼着沙尘结束就能开始工作。”结果,那天的沙尘就是“死活”停不下来。下雨、下大雪,这些天气问题都是考古中不得不面对的问题。这就是考古工作中的“与天斗”。

  当年,17岁的邵晶在大学第一志愿上就填了考古专业。后来大学毕业以后又决定读考古专业的硕士研究生。“爱它就要为它付出。”邵晶说这句很肉麻的话可以形容考古专业,“考古工作不是说你呆在工地上,坐在房间里,守着电脑,吹着空调,就能把事情做好的。你必须自己去晒太阳、自己去刨土、自己动手。”

  2010年,因为山洪爆发,考古现场通往的唯一一条被。大约一周的时间,考古队与世。“没有吃的,我们就跑到人家已经迁移走的旧房子里面,找一些剩下的米面油,菜地里还剩点菜,了一周。”生命已到了,有没有后入考古这一行?邵晶毫不犹豫地说:“从来没有后。”

  2013年,习总给北大考古文博学院的学生们回了信。这不仅是给学生们的一封回信,也是给所有考古工作者一颗“定心丸”。邵晶现在回忆起来仍然觉得很振奋,“总能回信,这对于考古人常振奋的,让我们觉得我们从事的行业得到了应有的关注和重视。”习对文物工作做过多次批示,让邵晶觉得他们现在做的事情和发展经济是同样重要的,是国民素质和综合国力提高的重要指标,是一个国家不可缺少的软实力。

  对青年来说,国家是什么?中国梦又是什么?他们从来不是缥缈的,而是扎扎实实地出现在青年每一步的脚印中。心中有阳光,脚下有力量。当扛起担当的大旗,当用理想武装自己,当家国情怀装满青年的胸腔,这个国家的未来已来。

相关推荐